33岁身价12亿美金,成功前他失败了20次

硅兔赛跑(ID:sv_race)    易曼    2020-07-24 08:06
Instacart由CEO  梅赫塔(Apoorva  Mehta)和穆伦(Max  Mullen)创建。在成立的短短8年间,Instacart已经逐渐成为生鲜配送行业的领头羊。

2019“新冠”爆发后,该公司一年的订单数量增长了500%,平均每笔订单的消费金额增加了35%。得益于爆发式的增长,Instacart在6月11日宣布,在新一轮融资中筹得2.25亿美元,其估值从79亿美元飙升至137亿美元,33岁的梅赫塔身价达到12亿美元。
图片来源:theshelbyreport
虽然这家新公司的发展势如破竹,但来自市场和公司内部的压力却一度迫使梅赫塔公开道歉。一个印度青年,如何坐上了硅谷的创业快车?Instacart又遇到了什么危机?

1  成功前,先失败20次
图片来源:Ferniefix
寒冷冬天的街头,拎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,袋子里有肉,蔬菜,还有一些日用品,公交车迟迟不到,双手逐渐麻木……
这样的场景对很多人来说都不陌生,而对于出生在印度、在加拿大长大、喜欢烹饪美食的梅赫塔来说,这只是他每个周末都要忍受的诸多不顺的一小部分。

那时,站在街头等车的梅赫塔不会想到,未来的某一天,这段不顺的经历会给他一次创业的契机,他更不会想到,那个被命名为Instacart的产品最终会让他身价超过12亿美元,在福布斯榜上有名。
图片来源:the  business  journals
梅赫塔在加拿大长大,深深着迷于技术。梅赫塔说:“从原子到你在谷歌上看到的电脑,所有的奥妙……我想学习这两者之间的一切”。

由于不知道自己毕业后想做什么,他报名参加了滑铁卢大学(University  of  Waterloo)的电子工程课程。

大学毕业后,梅赫塔在高通(Qualcomm)和黑莓(BlackBerry)等科技公司工作,甚至还在一家钢铁厂工作过一段时间。

“我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,但我喜欢把自己置身于这样一个位置:我必须了解一个行业,并试图解决他们可能有或没有的问题”,他想尝试各种事,来帮助自己弄清楚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
最终,他搬到了西雅图,在亚马逊公司(Amazon.com)担任供应链工程师。这是2007年,亚马逊开始进入生鲜领域。
图片来源:The  Verge
生鲜上门是业内的一个痛点,在Amazon  Fresh之前,谷歌和一家名叫Webvan的公司也都尝试过解决这个问题。但最后二者都退出了,其中Webvan更是烧光了12亿美元,留下一片狼藉。
图片来源:Tim  Boyle/Getty  Images
哪怕强大如亚马逊,也直到2016年才在西雅图和洛杉矶之外建立第三个“据点”。其中一个原因,是运输生鲜的仓储物流系统实在太烧钱了。
图片来源:Forbes
初出茅庐的梅赫塔,在这台巨大创业机器中,当时只是一颗毫不起眼的螺丝钉。但在这几年里,他明白了两件事:自己喜欢编写软件,更希望受到挑战。

亚马逊期间,梅赫塔的同事经常向上司反应梅赫塔"工作不认真"。而梅赫塔也真不冤,他的确常常利用公司电脑上的Xcode编写一些与工作无关的小程序。

在亚马逊工(mo)作(yu)两年之后,他辞去了工作。

之后两年,梅赫塔将“挑战”任务拉满:他萌生了20个创业点子,做广告网页啦、做外卖团购啦、为律师开发社交网络啦……但无一例外,这些项目最后统统夭折。

“当我回到家,我不会去想这事(律师社交),因为我不在乎律师。我从没想过律师们每天都干些什么。”

梅赫塔从这些失败的创业中学到了重要的一课——解决一个你真正关心的问题。

2  卖菜也能致富

说来有趣,梅赫塔当时住在旧金山,为了实现自己的创业梦一天工作14小时,忙到没时间买菜做饭。“每天工作14个小时后,你最不想要的就是面对空空如也的冰箱。”

很快,如何更方便的买菜就成了盘旋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问题。

在网上订购杂货,然后送货上门的想法并不新鲜,Webvan等巨头便是前车之鉴。但梅赫塔重新提起这个话题时,时间已经拨到了2012年,这一年,Uber和Lyft大获成功,共享经济风靡硅谷。

用梅赫塔的话说,“时机比想法更重要。”

“2012年,人们在网上订购任何东西,在网上与人见面,在网上看电影,但是每个人每周都要做的一件事——买杂货——我们仍然在用一种古老的方式做。智能手机已经无处不在,人们可以轻松地通过手机进行交易,使用应用程序来雇佣某人执行任务的想法迅速成为常态。”  梅赫塔说:  “智能手机的出现改变了这个等式。”

越来越普及的智能手机和共享经济模式,就是梅赫塔的突破口。

梅赫塔借用Uber模式,让每个拥有手机的普通人都可以申请成为一个shopper(即代购者),当顾客在平台上发出需求后,距离顾客最近的shopper即可在手机上接单,再以最快的速度将货物送到顾客家中,完成"最后一公里"的运输。

这个方案低成本,低门槛,操作方便,不存在昂贵的冷链运输成本,在现有的超市体系下,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运行流畅的“接单”软件——这是互联网思维又一次极致的应用。
图片来源:Instacart
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梅赫塔为自己编写了一个粗糙版本的App。在第一次测试中,由于梅赫塔还没有雇佣任何员工,他只能自己下单、接单。虽然听起来很悲凉,但他成功验证了用这个模式做生鲜的可行性。

App开发出来后,梅赫塔马不停蹄,开始寻求投资,他把目光投向硅谷著名的孵化器YC。但不巧的是,梅赫塔提交申请之时,  YC的截止日期已经过了两个月。

但梅赫塔反复做工作,发动了在YC的所有校友,经过无数次coffee  chat和Elevator  Pitch,终于将YC合伙人Gary  Tan  说得松了口:“你可以试试申请,但几乎不可能进入了。"收到消息后,梅赫塔有了主意。

他用Instacart下单了半打啤酒,送到YC总部里。Gary哭笑不得地给梅赫塔打电话问:"这是个什么?"梅赫塔回答,这就是我说的Instacart呀。就这样,梅赫塔成功获得了YC的青睐。

Instacart,由instant和cart两个单词构成,"即时+购物车"。新生的Instacart有不少竞争对手,比如Shipt(Shipt在2017年被美国第二大零售集团塔吉特(Target)集团收购,目前为其旗下生鲜平台)、比如梅赫塔的老东家Amazon  Fresh。

如何对同行们产生优势呢?梅赫塔认为奥妙就在自己的产品名字当中:“快”,极致的快。

3  “时间管理大师”

如果一个使用Instacart的顾客认为,这家公司仅仅是招罗了一批有闲时间的兼职人员,把食物从零售店搬运到自己家门口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Instacart不仅仅是搬运工,它还是使用了不少黑科技的“时间管理大师”。

每个shopper接哪些订单,走什么线路去指定的零售店,在每个零售店又如何快速寻找到指定的产品,采购完后,走什么线路去配送给每个消费者……

如果能对所有这些过程实现精准的预测和规划,就能使自家的配送服务达到行业最快。

与此同时,Instacart必须要为自己的预测准确率负责,如果预测准确率低,那么结果就是客户的订单延误,这不仅仅会造成履单成本的提高,也会让客户不满意并造成客户流失。

因此,梅赫塔选择时下最流行的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算法,使App不断优化对路线的规划,最终使得"一小时送达"的口号成为现实。
图片来源:Instacart

据资料显示,在Instacart的大数据平台上,仅仅shopper们每天的GPS定位信息就有1GB左右;Instacart会对这些数据进行分类部署,做离线数据分析,进而建立多种预测模型来预测客户需求、超市购物时间、配送时间等。

每个模型都会用历史大数据进行回顾测试,不断优化算法。

模型每天做重复的训练来提高预测的准确率。甚至恶劣天气或突发事件也在计算之内。Instacart有一个监测市场变化的团队,他们会在必要的时候用自己的接口对预测进行调整。

可以说,正是这些黑科技,助力Instacart成为了那只"独角兽"。
图片来源:Forbes
2013年,梅赫塔入选福布斯“30岁以下30人”富豪榜单;

2019年"新冠"疫情期间,由于各州发布"居家令",生鲜上门的业务量突飞猛进,Instacart、沃尔玛旗下生鲜购物Walmart  Grocery和前文提到的Shipt每天均刷新下载量记录。

从2月平均每日下载量与3月15日当天比较来看,Intacart、Walmart  Grocery和Shipt分别增长了218%,160%和124%。(数据来源:Apptopia)

2020年,获得多轮融资后,33岁的梅赫塔达到12亿美元身价。

然而在一片好势头中,Instacart却遭遇到创立以来的最大危机,这场危机最终迫使创始人梅赫塔亲自出面道歉,才终于有所平息。

2019年11月份到2020年年初,数千名shopper组织多次罢工,声讨Instacart挪用小费来付shopper们的工资。
图片来源:PBS
这里也必须提一下Instacart的收费模式,  Instacart每单向用户收取运费(Delivery  Fee)、服务费(Service  Fee)、5%的小费(Tips)和高峰购物费用(busy  shipping  fee)等。

此外,用户也可选择成为会员,缴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