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们掳去的,只是TikTok的躯体

PingWest品玩    骆轶航    2020-08-02 13:11
据路透社报道,字节跳动同意剥离旗下风靡全球的短视频社交工具TikTok的美国业务,以避免白宫将TikTok在美国彻底封禁的结局。华尔街日报的跟进报道称,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透露了很可能通过行政令的方式直接封禁TikTok在美国的运营之后,微软和字节跳动暂时搁置了谈判,一切也都可能存在变数。

几乎没有人关心和讨论这场可能发生的交易的价格——这颇不合时宜。因为从一开始,这就不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,故而无论它会不会真的发生,也无论它作价几何,都难以掩盖它强买强卖和巧取豪夺的本质。

对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来说,美国业务或剥离或封禁,都意味着字节跳动全球化战略最严重的挫败。按照TikTok的全球化战略设计,美国、印度、日本和韩国是重要程度最优先的几个国家。继印度之后,字节跳动再度失去TikTok的美国市场,这对日本和韩国这两个市场是相当强烈的负面效仿信号。对字节跳动旗下其它产品而言,TikTok非市场竞争因素导致的全球化挫败毫无疑问提醒着它们:再出色又so  what?只要做到全球第一,还不是会被隐形的黑手干掉?它挫伤的是一家雄心勃勃的科技公司拥抱世界和海洋文明的心志。

对其它的中国领先科技公司来说,这同样是一件令人极度沮丧的事——没有任何中国科技企业,包括字节跳动的竞争对手——会从中获益。华盛顿当局对中国科技创新的打压是无差别的。谁到了华为和TikTok的位置,都将成为被围猎的对象。TikTok在美国无论剥离还是封禁,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中国科技企业整体的“创新自信”:我们能不能真正地拥抱那个曾经拥抱过我们的世界?全球市场究竟是不是、该不该成为我们的应许之地和星辰大海?

这样的疑问、这样的顿挫和这样的痛苦,是注定将陪伴我们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的。不过我们风物长宜放眼量,看得更高远一点,一切可能并非像我们今天感觉到的那么糟糕。

我们要看到,TikTok美国业务的剥离是权宜之计,也是当下成本和代价最低的选择。在“不剥离就封禁”的“二选一”前提下,一家公司与一个国家的博弈,注定是脆弱的。任何一家有资格被美国政治机器推向角斗场的中国企业——无论华为、字节跳动还是大疆,都是我们弥足珍贵的创新火种,都是中国科技硬实力的典范,都值得我们尊敬的英雄。何况与在美国“没有什么还可以再失去”的华为不同,字节跳动在美国有TikTok数以千万的用户和庞大的广告技术体系,它有权力用自己的方式安排这笔属于自己的合法资产的去向。我们唯一应该谴责的,就是美国政商两界精英彻底撕下了温情的面纱,暴露了噬血的本性,对TikTok不加掩饰地贪婪围猎——这是一切不合法、不正当与非正义的来源。

被剥离的TikTok美国该如何自处?这是我们从长期观察事态走向的一个重要视角。  

主导这场劫掠和围猎的白宫人士,恐怕是美国近30年以来坐在这个位置上的、对科技创新最无感和最蒙昧的一群人。他们只知道TikTok是一款来自中国的、“可怕”的、在美国过于受欢迎的APP,但以他们的知识背景和思维定势,他们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是TikTok俘获了包括美国青少年在内的全球上亿青少年的心,而Facebook旗下的APP做不到这一点。他们更不可能明白这背后的真正原因:TikTok不仅仅是一款APP。


图片来源:beebom

没有字节跳动的技术赋能,一个被剥离的TikTok美国可能什么都不是,it  means  nothing。  

字节跳动是一家算法和技术驱动的公司,这个禀赋是从它创立就奠定下来的。经过8年的打磨,字节跳动拥有一个任何其它互联网企业难以复制的  “技术中台”,它研发的机器学习、语音识别、图像识别和场景识别等算法,源源不断地为字节跳动旗下的各个产品线供给技术资源。如果说字节跳动的成功是技术和算法的成功,那是没有半点夸饰成分的。“算法是核心竞争力”这顶帽子,如果字节跳动要抢,就是Google也未必能争。

如果TikTok美国的业务被剥离,用户数据固然掌握在美国实体的手里,那字节跳动自主研发的算法为TikTok创造的用户体验和粘性,TikTok美国怎么获得?它该以怎样的名义和方式获得?它该不该获得?有没有资格获得?  

如果TikTok美国业务真的可以剥离,未来的美国主体要求字节跳动以“技术授权”的方式出售相关算法和技术的使用权,那它就会让华盛顿当局陷入一个难以自洽的逻辑:美国部分政界人物一直攻击中国以“市场换技术”的方式为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设置门槛,那么现在你们已经拿走了属于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的市场,难道还要得陇望蜀,继续向它索取技术?你们用这种方式尊重“市场竞争”,可能亚当·斯密都能被气活过来吧?  

一旦TikTok美国被剥离,而收购了它的美国主体还想继续好好地运作它,不想让它变成一个跛脚的赔钱货的情况下,关于“谁使用谁的技术”甚至“谁窃取谁的技术”的问题,就会永远在这场掠夺的始作俑者头顶上,挥之不去。

没有了TikTok美国的TikTok,仍然是TikTok——它可能变成一个在欧洲、中东和东南亚给另外几亿没心没肺的青少年创造快乐的TikTok。没有了TikTok美国的字节跳动,也仍然是字节跳动,它可能因此获得了上百亿美元的现金,但失去了上百亿美元的市场估值,但它仍然是中国和世界市场价值排名最靠前的科技公司之一,仍然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内容APP制造机器,在制造APP的同时制造着更多的可能性。

但没有了字节跳动的TikTok美国,将不可能是原来的那个TikTok美国。除非它能用被授权、偷窃或抢劫的方式获得字节跳动的算法和技术,或者用自己更厉害的算法和技术重新改造它。如果TikTok美国因为技术的原因变得不再那么好玩、有趣甚至被青少年厌弃的话,那直接被白宫下行政令关停反而可能是更划算的结果。

无论是华盛顿当局还是觊觎TikTok这块肥肉的美国企业和投资机构,他们都只能掠走TikTok的躯壳,而无法一并拿走TikTok的实质。也许,用闻一多先生在《七子之歌·澳门》的诗句形容这一切再合适不过了:

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
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  

TikTok的“灵魂”,也是字节跳动的灵魂,也是中国科技创新的灵魂。有了这个灵魂,TikTok在美国的未来博弈也许仍然可期,TikTok作为一款全球化产品的未来就仍然可期,字节跳动作为一家不断探索未知边界的、来自中国的全球化科技企业的未来就仍然可期。

一切只需要字节跳动“做好自己的事”。